回顧這一年,應該算是我時運不濟的一年吧。先是幾樁家庭風暴(年初一樁、年中一樁、年尾也又一樁,而年尾這一樁依舊在延燒,不知道自己能否控制得了),接著家犬得了癌症(花了我五萬多元的旅日基金,還有每月的薪水四分之一醫治),再來是工作上相繼被機關扣款、書籍出版後被迫處理勘誤(貼了1500本的勘誤貼紙)、甚至差點被某團體提告照片侵權(兩張昭和年間的老照片),然後在將近半年毫無休假可言的狀態下,最後依舊被人認定自己在工作上的貢獻沒有特別突出。如此洋洋灑灑地列出,挺驚訝自己現在還能好好地坐在電腦前,寫著這一篇回顧文章。

今年我已邁入32歲,雖然是很自由自在的單身,但面對家庭、工作,依舊有不得不揹負的責任與包袱,老早不把自己的夢想當一回事,反而漸漸明瞭到所謂的「平安」、「喜樂」等祝福的必要性,而且這麼簡單的人生願望一點也不容易達成。如今的我只希望2018年一切平靜,讓我可以靜靜地在少少的、卻完全屬於自己的時間中,一點點地堆砌自己的想法、思考與幻想。如此便已足矣。

2017年雖然極為不平靜,但回顧自己的「堆砌」,對自己而言還算是有一些收穫:

  • 讀了63本書、寫了63篇小評(不含自己中途棄讀的)。用了兩年的閱讀心得筆記本也快要用罄,很有成就感。
  • 寫完了3本厚厚的日記(現在用各種鋼筆寫日記真的是我人生的寄託啊)。
  • 出版了一本「輕輕」的小說,也開了人生第二場新書發表會。為此,和這位做不到半年的主編吵了一架,失了2017年唯一一次的眠,到底划不划算呢?嗯,划算啦。
  • 和新創的文學平台「鏡文學」簽了《誕降師》、《戀奴》、《孤島與孤人》的新約,不過看起來應該不會有什麼搞頭,只是定期要上去貼文,搞得自己很累(拜託將近百萬字的文啊)。
  • 最後,我想2017年最大的收穫,應該是我很努力、很努力地鼓起了勇氣,再度正視自己想要寫長篇奇幻小說的慾望,然後付諸實行的行動。為了適應自己已非常衰弱的創作狀態,發明了一種自己想來也很奇怪的方式:把全書的大綱(骨頭)先寫一遍,再回頭填一遍粗略的細節(肌肉),接著用不經思考咀嚼的淺白文字(血液、神經)寫出八成輪廓的故事,最後將這些文字重新組裝、雕飾,成為真正可讀的小說(皮膚)。很像畫漫畫的分鏡稿吧,哈。雖然寫得超級、超級慢,而且寫出的成果絕對不如一氣呵成的好,可是至少自己依舊走在創作的路上,我已經很滿足了。

2018年在家庭、工作的縫隙中存活下來的自己,大概還是會用這種方式來堆砌自己從日子中摘取的小小收穫──閱讀、寫評、寫日記、寫小說。不再奢望夢想成真,但求歲月平靜就好。

2018年,去安個太歲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穆梅的島國

李穆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