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獸花園》看到的是希特勒與納粹於1933年襲捲德國的外在輪廓,本書則是德國人真誠的內心自省,讓我們看到了那批美國外交官與家眷所看不見的德國人最深沉的情緒與心思。這本書是一把利刃,直剖德國歷史最黑暗的瘡疤,甚至明言這道瘡疤是德國人自身可悲的民族性所咎由自取,犀利、不留情、絕不苟且,甚而感覺到作者以身為德國人為恥。但究其初心,他是以「否定祖國」的方式來熱愛祖國,這不只需要睿智,更要有挑戰一整個民族的勇氣。
而我認為本書對人性的反省,足以套用在世界各地,作者描寫一般人面對極權時屈從的過程(他連自己都一網打盡),緊密、入微、貼切到連心底最私密的隱私都被他剝開似的,幾乎教人窒息。他寫出了人性中最卑賤猥瑣懶散的一面,而這一面不只存在於德國這支在外人看來最有紀律與執著的民族上(作者聲稱這種性情反而是導致德國人惰於思考與辨認的罪魁禍首),我想,全世界的讀者在面對這本書時,可能都會覺得作者筆下的德國與德國人如此似曾相識,彷彿作者也在你的國家與你的身邊旁觀著你。

創作者介紹

穆梅的島國

李穆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