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書信、日記、回憶錄及相關歷史研究專著,也能交織出如小說般峰迴路轉的人性深沉刻畫,而且精煉、耐讀,是本書令人印象深刻的特點之一。最重要的是作者探討二戰起源的切入觀點,教人不寒而慄--世人本有機會阻止,但因為苟且、姑息與自私,不但將自己厭惡猶太人的潛意識加諸寄託在希特勒身上,也以看丑角鬧劇的心態來期待納粹政權的崩壞。而後來我們都知道,納粹不但沒崩壞,還被滋養成一頭可怕的怪物。
這些可視作二戰與猶太屠殺導火線的醜陋心態,體現於1933年初到德國就任的美國大使多德與其女瑪莎的經歷上,他們不但是誤入黑森林、任人宰割的小白兔,更過於驕傲、自以為是,無視甚至是嘲笑(或是帶點高高在上的同情憐憫)美國領土之外的民族遭受的痛苦,片面認為他們咎由自取。尤其是瑪莎,很難讓人抱持好感,既像個妓女又像天真無知幾近愚蠢地步的小女孩,周旋在納粹、蘇聯等政權之間宛如玩火,甚至在日後出版自傳消費這段經歷,令人費解的動機。作者不大評論此女,但在過程中不吝寫入他人對她的負面評價,最妙的是他讓希特勒與幕僚在結尾的地方幽默地評價她。可惜瑪莎永遠不會知道她引以為傲的風騷在男人眼中如此不堪。
當然,無論是作者還是閱讀本書的我們,都是事後諸葛,換做我們站在1933年的柏林,說不定也跟那些美國人一樣,天真樂觀,幾近殘忍的地步。

創作者介紹

穆梅的島國

李穆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