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062962.jpg書名:芬蘭驚艷
作者:吳祥輝
出版社:遠流出版社
個人評價:★★★
閱讀時間:2008.8.26~2008.9.8
放置類別:雜記
個人心得:

  看到第二篇的〈教育〉時,對於芬蘭的語言教育感到很驚訝。

  作者說:「二十一世紀的當今,追求國家的國際競爭力的大旗揮舞下,為了快速培蓄面對國際競爭的能量,本國語言的地位不可避免地必須漸漸閃開一邊。過去『芬蘭化運動』的目的既然已經實現,再強調芬蘭語文的優先性,可能不但毫無必要,而且斲傷國力。許多芬蘭孩子對瑞典文早已愛學不學,對俄文更是興趣缺缺,這是芬蘭政治界和教育界共同認為的危機。這不只事關語文,更是國際視野和文化格局的根本性認知。瑞典文化早已成為芬蘭的一部份,根基理當永續。俄羅斯近在咫尺,是芬蘭未來的廣大市場。」

  作者用這樣的分析觀點,為台灣的語文教育找到了一條出路。這條出路乍看之下,真的滿震撼人的,我的確被嚇了一跳。

  「維繫母語的角色是家庭和社區以及各族群委員會的任務,為什麼要搞到教育部?台灣的三語教育,理當是『台灣文』(繁體字中文)、『中文』(簡體字中文)和『英文』。」

  起初看到芬蘭的語文教育是如此施行,覺得有些不可行,就像如今的台灣教改,改到學生的語文程度都很差了。但是轉個彎一想,其實這是一個很活的方法。

  語文教育的部分或許是重於他國,但是所謂的「本土化」、認識自己的國家,並非光靠語言就可以深根的。歷史、地理、文化的認識,都可以讓孩子更了解自己生長的國家與故鄉,這些學識的認識過程,就已經在進行最根本、實惠的本土化了。

  就像芬蘭,連一本教算數的數學課本,都可以介紹到芬蘭的地理,在學算數的過程中也在進行對自己故鄉的認識,是一個很兩全其美的做法。

  因此,或許語文已偏向了他國,但是在平時與家人朋友對話間,也是能熟悉自己的母語。加上在其他的學科裡,時不時就給孩子們穿插些關於自己生長的地方的歷史、地理、文化等知識,補足語文教育上可能的不足。而更好的方法就是閱讀習慣的培養,讓孩子們在課餘時加強本國語言的學習,而把上正課的精力用在那些較為陌生的他國語言,畢竟他國語言的學習真的是需要集體的督促的。

  看到這樣的政策概念,起初真是當頭棒喝。這讓我想到前幾年在吵的,文言文到底該不該學的問題。想在看這本書之前,我還是個堅持文言文該學的頑固派,看完作者給台灣的語文教育所指引的這條路後,我開始省思,真的有必要嗎?那會不會只是一種中文系的意氣之爭呢?

  文言文的學習,的確是一種對自身文化的認識與定位,也可以說是華人教育的一種特色吧!但是老實說,它也是一門頗為專業的學科。這種專業的學科,總是不脫這樣的模式:有興趣的人,你怎麼阻止他,他都會去讀、去接觸;壓根兒沒興趣的人,則是給他一千萬、一棟豪宅,他都不願讀進去半個字。

  文言文有它的文化價值,這樣的文化價值是不是應該留給懂它、喜歡它的人繼續深入探究呢?至於對它較無感覺的人則可以發揮其他語言所常,不必每一個人都要押上陣去學習,這樣文言文的美感與中國文化的好也會在他們的心目中破壞殆盡。台灣的教育就是什麼都要背,所以才搞得死死板板的。

  只是,想是這樣想,想得很理想,但是實際上又會如何呢?台灣的教育概念早已根深柢固,不但是學生、老師這樣想,父母也這樣以為,甚至是社會都覺得是理所當然的時候,這個教改到底要如何改動?會不會又造成一堆弊病叢生呢?

  不過,為了能讓台灣走出去,作者提出的「三語教育」的確有參考價值。

  最後,想要釐清一下作者在這篇〈教育〉中,思緒較繁亂的部分。這些文章裡頭或許有很尖銳的詞語,讓你我讀得都不大舒服,但是我相信作者也是很努力地想為台灣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來。

  首先,作者認為台灣高山的「穩重仁厚」特性,應該做為台灣最根本的識別,而非海洋的險惡難測。海洋性格,只會讓台灣人變得像Catherine所說的:「天天波濤洶湧、驚濤駭浪,只想吞噬對方。」而高山,為台灣瓦解了多少擁有摧毀土地力量的颱風。只要腳跟站得穩、站得重,人勢必也能瓦解許多危機。

  扣住了「穩重仁厚」的原則重點後,作者再繼續深思下去,以世界歷史的角度認清了台灣的地位,並且建立百年文明進程的觀點,回過頭省視台灣。

  省視台灣,作者回歸了教育,他說:「從蔣家時代到今天,六十年裡都是仇恨教育。對外事漢賊不兩立,敵我不並存。對內是一個政治陣營仇視另外一個陣營。」而用仇恨教育下一代最顯著的後果,就近在眼前──看看中國的文化大革命。

  用世界歷史的角度來看,那些造成仇恨的事件竟然是可有可無、微不足道的,這雖然讓人難堪,但也確實是事實。一個國家最好的未來,應該就是要在世界上留下影響力,但是如同作者說的:「台灣在沒有對全人類做出創造性的貢獻之前,世界的歷史裡,不會有台灣。」創造性的貢獻?該是什麼?這是個很宏大的問題,需要一個更宏闊的答案,我連想像都無法想像。但是我能了解作者說的第一步:放下仇恨的歷史包袱,一同開創新的價值觀。這個價值觀先不要談會不會影響全世界,如果能將全台灣社會帶向一個美好和諧的榮景的話,對我們自身、對下一代來說,便是很好的開創性的貢獻了。

  接著,作者便又以芬蘭做為實例。前面提過的「多數尊重少數」,一個芬蘭的年輕人能說出這樣的話:「我應該這麼說比較恰當:我們都是芬蘭人,Vassa說瑞典語的有百分之三十,說芬蘭語的有百分之七十。我是說瑞典語的。」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這個答案的時候,我覺得很激動。台灣需要的不就是這樣的氣度嗎?

  另外,不管俄國人曾經如何蹂躪芬蘭國土,在芬蘭的歷史書籍中,客觀描述的仍居多。而台灣自己,當然也能選擇繼續仇恨,或是抱著一顆冷靜的頭腦,以「務實」與「妥協」的態度來拋卻歷史的包袱,再審視新的一步,並謹慎跨出。

  雖然忘記仇恨,是聖人才容易做到的事,我們不過是有七情六慾的普通人,要做到可能不像說的這般容易。但是如果真的能冷靜下來,好好想想該用什麼方法才能過上更好的未來,或許我們也能走出一條好路出來。

  作者的思考甚為宏大,初讀時我有些跟不上他的思緒腳步。我都是在公車上通勤閱讀的,每回下了公車走在早晨無人的街道上,是我很好的思考時間,但是以我的見識,也只能跟上作者四分之一的腳步。台灣要如何變得更好,不是只有自己獨想就可以辦到的,重要的是與同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產生一個屬於台灣的「價值典範」,然後一起為維護它而努力。

  而屬於台灣的「識別」與「價值典範」是什麼?我們這些會住在台灣一生一世的人,真的得好好想一想。

創作者介紹

穆梅的島國

李穆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an
  • 我是這幾個月才知道芬蘭驚艷這本書,老實說,我還沒拜讀過,但我從旅遊節
    目看到芬蘭令我驚艷的地方就是....對於人與大自然的尊重,但那真的是建
    構在"人的品質"上,因為台灣的環境還不夠成熟,不能類比,有
    機會可以再聊
    聊,許多實際的行動都建構在溝通前...
  • lan~
    最近認識臺灣溪流中,對大自然不夠尊重的感受的確越漸深刻。如你所說,這是建構在人的品質上。
    所以希望人們不要再互相指責,而應該要好好做好自己的本分。
    謝謝lan留言喔!

    李穆梅 於 2012/11/03 12:2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