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與書一起寫首詩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你本是一隻鴿,

你擁有翅膀,飛上青空,

原是為了滿足想要飛的飢渴,

以及將地面看不到的自由,捎回

傾訴予心愛的妻子聽。

 

妻子溫淡地微笑,

以一個飽滿豐裕的大地之腹,回應你--

你明白將有一個延續,

來同你分享這份翱翔的自由。

 

於是你篤定了,

你要再次拍動翅膀,

將那片青空的雲朵,摘下

雙手捧掬,送給

你與妻子的結晶。

 

然後,

紅色的太陽升起了,

有硝煙的味道。

 

你成了一隻鷹,

你奮力展開的雙翅不再

柔和潔白。

因為太平洋的風

強勁得逼你折翼,

你每一次的抗衡,

只是使你飛行的樣子更--

猙獰。

 

即使你猙獰了面貌,

你卻仍舊心念著

那朵朵盛開在青空的雲花。

 

太平洋的風,更強了。

你聽見骨骼即將拆解的聲音,

你不懼怕,

你怕的僅僅只是

太平洋之風將引燃太陽的紅,

焚燬你心窩中最柔軟的秘密。

 

最後你在那座松林園中

迎著太平洋的風,飲下

太陽賞賜的御酒。

渾身的熱抖擻了

你張揚的羽、銳利的爪。

 

人們以為這是忠義豪情,

唯有你明白,

那只是一抹淡淡的想念,

想將青空的白雲送給妻兒的

允諾。

 

 

--與永遠的0》一起寫首詩   

(百田尚樹/春天/2014.1.19-2014.1.22)

 

 

李穆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架模型飛機,

上緊發條,

飛上青天。

 

一具機械布偶,

上緊發條,

行路萬里。

 

模型與機械,

上緊發條,

一切就緒。

 

想要飛上青天,

想要行路萬里的

頹廢人生,

是否也有發條可上?

 

人生的發條

可能

是一句話語,

是一抹念頭,

是一道理念。

 

但人非模型、人非機械,

人是經常失靈的飛機,

人是往往失控的布偶,

人沒有制式的發條孔,

人只能是渴望養分的田土,

只能用歲月等待

偶爾的

話語、念頭、理念的

發酵剎那。

 

那一刻,

卻有人等了一生。

 

--與《樹屋》一起寫首詩  

(角田光代/聯經/2014.1.16-2014.1.19)

李穆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男人說:

布卡是碉堡,

可以保護女人。

但是,

他們說謊。

 

女人想:

布卡是地窖,

可以藏住男人的自卑與謊言。

然而,

她們知而不言。

 

女人不知道的是,

或許在阿拉現身之前,

男人是女人的資產。

女人曾經的威權,

因此養成了男人的羨嫉與善妒,

以及千年後的

反撲與封鎖。

 

男人不知道的是,

女人一直透過碉堡的孔眼,

監視著殘破的家與國,

顛簸的歷史與時代,

還有,

男人暴怒的拳頭。

然後她們輕輕地笑了,

她們的笑聲是流彈,

沉默地射擊男人的愚蠢。

 

原來,

他們各自藏了秘密,

在那布卡碉堡裡。

 

 

--與《燦爛千陽》一起寫首詩  

(卡勒德.胡賽尼/木馬文化/2014.1.12-2014.1.16)

李穆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靜謐的時光如

一幀幀老照片,

凝聚著

愛書人所愛的書香氣。

這裡是

古老而活生的神保町書店街。

 

紙袋老爹,

嘴上抿著頑固的線條,

終日徘徊書街,

只為找出自己要用生命去珍惜的書。

 

碎嘴三爺,

尋覓書店的收銀角落,

以口中叨絮出的吉光片羽,

與店主人歡愉晌午,

那都是有關於書的

知識與熱情。

 

或有一對情侶,

安靜地棲身於一扇午後的窗,

各自閱讀

手中溫暖而貼身的小書,

偶爾,

抬起頭,對上彼此的眸,

啊,他們都看到了,

對方的眼中

有著脫蛹翩翩的蝴蝶。

 

可惜

收藏這批老照片的主人翁,

看起來只不過是個

拿著精裝書在路上閒晃

卻從不曾翻過書頁的大學生。

 

--與《在森崎書店的日子》系列一起寫首詩    

(八木澤里志/馬可孛羅/2014.1.6-2014.1.9)

李穆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一把萬花鏡,

魔幻地轉出

南美的瑰麗與破碎,

以及女人艷紅如火的靈魂。

 

它火紅,它小巧,它堅挺,

用以承載

女人的熱情,

女人的智慧,

女人的犧牲,

女人的原罪,

還有更奔放的英雄之血。

 

英雄之血灑遍

紅色的大地,

生命故事婀娜

女人的剪影。

瘋狂的舞動,

如火篝前原始而神秘的儀式,

述說了女人的歷史,足夠

上溯遠古的時間之流,

亦可跨越

三大洋、七大洲。

 

於是我們看到了,

南美女人的身上,

也有我們祖母、母親曾流過的

委屈的眼淚。

 

--與《女人》一起寫首詩  

(愛德華多.加萊亞諾/南方家園/2014.1.9-2014.1.12)

 

 

李穆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夜裡披晶鑽,

白日裹婚紗的--

上海

也曾是

提著玻璃樽,

上醬油店打油的毛孩子。

 

弄堂鑽啊鑽,

遇見烙飯餅、打鹹漿。

弄堂鑽啊鑽,

撞上羅宋癟三與他的羅宋餐。

弄堂鑽啊鑽,

還得喝上一碗共產情懷的鹽菜湯。

 

當拎著醬油的毛孩子,

長大了,

時髦了,

他向前看的眼光中,

其實仍思念著,

母親爐灶上

燉菜的

嘟嚕嘟嚕聲。

 

--與《上海老味道》一起寫首詩

(沈嘉祿/遠足/2014.1.1-2014.1.6) 

李穆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