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2014年後的日記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和POPO簽約的五年,我也像留言版上的某些人一樣,不斷為POPO找台階下,因為「共體時艱」確實是我當初懷抱的心情。而且我也認為要推種子作家的作品確實有難度,因此發現出書無望後,我也不強求,改求別的門路來進入狹小的門檻。我發現比賽或許是個不錯的途徑,於是改變了自己的寫作面貌,把自己當個新手去投稿參賽。如今我優選了,卻在閒置了半年之後,只得來會在電信通路上架電子書的潦草訊息,連實體書的可能性評估過程都沒有。不免讓人覺得這項比賽辦法與合約都只是兒戲一場,而我們當初卻是聽信了兒戲,才用一萬元的比賽獎金將自己作品的黃金五年冷藏了起來。
回頭看自己這幾年在POPO發展的心得,十分正向的發言,再看看如今的自己,必須把話說得這麼直白而不留情面,不禁感到一陣淒涼悲慘。

以下是2017.5.19在POPO留言版的留言:

文章標籤

李穆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比起2015年靠著毅力完成了《鳶人》的長篇小說,2016年的創作成果顯得較為差強人意。總計完成以下作品:《牧神令》的兩篇中篇、各四萬多字的作品〈罪神〉、〈奴神〉;八萬多字的長篇《冥王也有樂園》;也屬於中篇集錦的《冥王小說家的編輯課》的第一課。看似收穫不俗,但我實在懷念以前心無旁鶩、專心一志地完成動輒十五萬字起跳的長篇小說的歲月。2016年依舊沒放棄寫作,但寫得較為零碎。

而這一年較大的變化,就是與POPO解約。我是在20115月以《誕降師》系列與POPO簽約,合約為期五年,照理是20165月就可以解約了,不過我還是考慮到了8月才提出解約的申請。即使結局是曲終人散的蒼涼,但我心中是感謝這份合約的,它讓我懷抱著希望完成了《誕降師》及《戀奴》三部曲,如今回頭來看,那或許已是我創作的巔峰期了,短時間內大概再也無法寫出如此一氣呵成、綿長細密的長篇作品。

文章標籤

李穆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IMAG1388.jpg 

  若要為自己許下邁入2016年的新年期許,我想我會許下這樣的願望:延續2015年下半年的表現──繼續寫作。

  2015年下半年對我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轉捩點,以為根本不可能在忙季時寫作的我,竟然可以在週六、週日加完班之後,分別在下午與晚間揀個一兩個小時,慢慢地將行將斷尾的《鳶人》完成。能夠咬牙完成的關鍵在於,我就只是想要完成這部作品,沒有其它雜念。

  當然,寫作的過程還是艱辛的,我發現自己陷入忙碌的時候,創意與想法的啟動機制完全停擺,腦中滿滿的都是工作、工作、工作,幾乎沒有餘力分撥給創作的思考,因此寫作變成了一種本能,只能依循已經設定好的大綱乏味地砌築文字磚塊,以前可能在過程中想到一個新點子與新橋段的那種快樂、興奮、衝動,在《鳶人》寫作的過程中很少出現了。我曾在FB記下這樣的感觸,這感覺很像上班族好不容易在滿滿的會議中抽出時間吃一份排骨便當,他們嚼蠟似地吃下、吞嚥,過程中毫無感覺,會吃,是因為餓,想要活下去,而非享受。但吃完之後回想,卻也覺得那排骨便當不錯吃。

  當寫作變成這樣的存在後,會有人覺得可悲嗎?可能吧。但我卻覺得這是一件好事,詮釋了寫作在我生活中的地位,代表我這個人活著就是不得不寫,寫,是呼吸,是運動,是覓食,是活著必不可少的一件行為,如此才可以證明自己的存在,就像許多詩人努力在詩壇這樣寒冷的境地日日夜夜編織詩歌一樣。當寫作已經淨化成如此簡單的生存本能後,我還必須害怕我可能有一天已無法寫作了嗎?可能因為作品的毫無出路而決定放棄寫作嗎?我想,我不會再恐懼這件事了。

  當然,我不會張狂到許下誓言,說要寫到生命的盡頭,但我確實羨慕著那些直到去世都不放下筆的老前輩們。而且我也知道,2014至2015年這段期間在寫作上的完全停滯,或許當我年老回顧的時候,只不過是生命的一段小插曲,未來一定還有更大的艱難必須挑戰,自己要心知肚明,做好準備,更不要輕言放棄。這些話說來很勵志,但做起來可真一點也不容易。

  寫作過程或許不怎麼快樂,但寫作累積下的成果,卻讓我覺得幸福。當我寫不出任何東西的時候,我會忍不住去翻閱以前那些能量豐沛的作品,我會著迷,因為我創造了生命。曾聽詩人說過,他們羨慕寫小說的人,因為他們有讀者,作品有讀者才可以活,這個我不否認,但是這並非小說活下去的全部,至少他們在作者的心中活得有血有肉、喜怒哀樂,不是嗎?他們依舊有活過未來的籌碼與能力,只要生養他們的母親這樣深信著就好。這是這兩天再整理、修改舊作時所得到的體悟,我自己也很驚訝發現主角竟然還「活著」,甚至如此衝撞,要我用另一種視角去鋪演他的生命。唉唉,不管我最後寫不寫得出來,只要主角還像一顆心臟一樣跳動,就讓我知足了。

  我記得前幾年的新年文章,我常常提到要對「現在」知足。科技與網路時代發達,我們有網路平台讓作品輕易曝光,擁有POD技術少量出版自己的作品集,不再像以前的作家那樣容易感到孤苦。然而即使覺得自己好像已經看開一切,但字句底下的意思似乎還是在埋怨「機會並沒有因此變得比較多」的現象,有時也會對市場取向感到義憤填膺,因為感受到自己憤青一般的怒氣,反而更要在文章中表現得雲淡風輕,聲稱自己不在意這些浮雲了,如今回頭再看,覺得自己果然悟得不夠透徹,心仍無法達到止水的境界,畢竟我才剛過三十嘛,哈。所以我也得感謝這段日子的瓶頸,它讓我遠離了迷霧,有足夠的空間、時間來思考寫作的意義到底是什麼。說不定我現在還是身陷在另一團迷霧中,但至少我在這個高度已經看到海闊天空了。

  因為不再奢想一些不屬於自己能力所及的成就,所以心境更為自由,想寫什麼就寫什麼,感覺十分暢快。今年起,我依舊以九歌之神的世界觀發展新作品,我想我大概也很難再脫離這個世界了,這個世界如此廣袤浩大,太多芸芸眾生與奇風異俗等著我去探索發掘,就連那些神明統治者,我也還沒參透祂們的脾性,說什麼也不想輕易放手──現在還是不太敢靠近大司命這傢伙啊,哈哈,感覺看到祂的紅眼睛就會馬上斃命。

  新作品《罪神》說不定又要等候一兩年的光陰才能與大家見面,畢竟依我現在的能力,若要負起連載不斷的責任,唯有直到作品完成的那一刻。對作者來說,斷坑就像骨刺一樣,真的非常痛苦,不只對不起閱讀它的讀者,也對不起那些行將復活卻被妳的文字斷橋弄死的人物角色們。《鳶人》確實差一點變成這樣的存在,還好老天保佑,讓我熬過這段命運。

  2016年的新願望或許不夠起勁,2016年也可能又是波濤洶湧的一年,但無論如何,我都會努力,緊緊抓著我的小筆電不放。(很想說稿紙和鋼筆,比較有老派情調,可是現在我的寫作生命系統真的是有賴我的十吋小筆電啊,謝謝它如此耐操,經得住我每次因思考煩躁而憤怒的重擊。)

文章標籤

李穆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
  • 請輸入密碼:

  除夕夜,再度打開部落格,獻上的第一篇文章,是祝福自己新年快樂。

  經歷過去年的荒蕪,眺望可能重蹈覆轍的今年,於是我沒有什麼願望與期待。只有一個目標--希望能繼續扎實地寫好每一篇心得。

  既然無法寫小說,也無法寫詩,那就好好地寫好一篇表達閱讀感想的心得,這是我對自己最低限度的要求了。

  有時總想編輯到底是什麼,以前的我可能覺得那是中文系的夢想,不過七、八年下來,倒是覺得,那是中文系的夢魘吧。許多前輩試圖告訴我們這一個道理,無奈我到現在才體認到這層意義。

  不過也因為這個夢魘的發作,我才知道人生的要求其實可以很簡單、很單純,不需要多,只需要持之以恆就好。

  我現在只要求自己,一件事,一個「恆」字貫穿就好。

  接下來,將在公務繁忙之餘,鼓勵自己將去年十一月以來累積的心得筆記慢慢地做整理。做多少便是多少,給失去勇氣的自己展現一些實踐的心意。

  總之,新年快樂,穆梅。

李穆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一直在日記上說,今年是崩壞的一年。很多東西都遺失了,寫小說的毅力、能力、想像力,幾乎失去;最後甚至蠶食了寫心得的毅力、能力與表達力,只能不斷退守、退守…

  可能真的是要三十歲了,有些變化已避免不了。

  最後,我決定用小話片來寫小說;用筆記本的隨筆方式記錄我的閱讀心得--我仍舊用我的方式來維持我的興趣、我的信念。我慶幸我對這些事物仍是熱愛的,因此我會想辦法去尋找他們。

  在寫日記的過程中,我發現我可以暢所欲言,因為日記沒有發表的壓力,後來才慢慢體悟,我這一切的窒礙,是不是都是因為必須發表出去而造成的壓力負荷?如果去除掉發表的壓力,只願表達自己最真實的心情、感想,那麼我很樂意去記錄這一切,而不會再耗費為數不多的心力,去設想太多他人觀感的問題。

  因此,很遺憾的,我的部落格必須告假,而且似乎沒有歸期,我要為自己杜絕這些壓力,重新去尋找自己、做回自己。

  但是,我還是會時時刻刻上來記錄自己的閱讀書單與日期,這裡是我不斷砌築的夢,即使停擺了,也不會倒塌。

  願他伴我一生一世。

 

2015年閱讀歷程:

 《那麼熱,那麼冷》:2015.2.12~2015.2.18

 《人鼠之間》:2015.2.11~2015.2.12

 《老上海十字街頭》:2015.2.8~2015.2.12

 《黑白情懷》【一】、【二】:2015.2.2~2015.2.7(不及客家攝影全集之一半)

 《13.67》:2015.1.18~2015.2.1(五星極推)

 《女鬥牛士的旅館》:2015.1.13~2015.1.17 (最後還是看不懂,草草翻過)

 《千歲少女》:2015.1.11~2015.1.13(好無聊,P.120中途放棄)

 《聽見書店的聲音》:2015.1.7~2015.1.11

 《浩然劍》:2015.1.2~2015.1.7

 《紙星星》:2015.1.1~2015.1.2

  

2014年閱讀歷程:

《鬼太郎之妻》:2014.12.29~2015.1.1

《影像中國:早期西方攝影與明信片》:2014.12.27~2014.12.28

《築地魚市打工的幸福日子》:2014.12.21~2014.12.27

《生鏽的心》:2014.12.16~2014.12.20

《神使繪卷:卷一 夜祭與山神歌謠》:2014.12.12~2014.12.15

《憤怒的葡萄》(上):2014.12.7~2014.12.12

《東大爸爸寫給我的日本近現代史》:2014.12.4~2014.12.7

《危險心靈》:2014.11.30~2014.12.4

《綠野仙蹤》:2014.11.28~2014.11.30

《春天,相遇在巴尼斯百貨》:2014.11.26~2014.11.27

《非普通讀者》:2014.11.24~2014.11.26

《小國的靈魂:挪威的生存之道》:2014.11.20~2014.11.24

《得閒去飲茶》:2014.11.19~2014.11.20

《壞傢伙們》(上)、(下):2014.11.12~2014.11.18

《陰陽關東煮》:2014.11.9~2014.11.11

《自由生活》:2014.10.23~2014.11.9

李穆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