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造成我讀這本書一直皺著眉頭的原因,是不是因為我們是離日本很近、長期浸淫在日本文化中、還有每年旅日人次節節攀高的國家呢?所以幾乎無法體會作者的「大驚小怪」。也可能是作者在大驚小怪的超high情緒下所描述的日本街景與生活細節,對我們而言都是常常在書籍、動漫、日劇中見到、甚至可以更深入體會的景象,也就對他的「見解」感到了無新意?更甚者,他對日本食物、習慣的描述不夠精準,充滿了西方人對「Japan style」的偏見(即使這些偏見是充滿正向與善意的,依舊是令人無法忽視且空泛的大偏見),無法滿足我們認識日本的好奇心。由於看不出新意,下筆不夠準確,只剩下一些類部落格式的碎碎念,令人不免失望地放下了這本書。

文章標籤

李穆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undefined

到了第三部《會長室篇》,小說的特質漸漸被報導文學的筆法取代,內容雖然聚焦在確立國民航空「絕對安全」的改革作為上,但牽涉到的領域又廣又雜,尤其是金融知識十分生硬,且小說到此也已無特定主角,讀起來不無吃力之感。然而我也從這部小說中看到了大千世界與牛鬼神蛇的真實面貌,這種「看」不只是局外人的信步觀看,而是彷彿置身於其中似地深切認識到何謂企業、何謂工會、何謂勞資等種種紛擾,更再度體會到「只有立場、沒有對錯」的殘酷現實。因此本書結局令人感到格外失望,並不是作者寫失敗了(作者寫得再成功不過),而是「改革失敗」、「團隊下台」這個理所當然的結局果真發生了,並沒有我們這些小說讀者所一廂情願認定的正義誕生。牛鬼神蛇繼續寄生在國民航空下,和那些道貌岸然的政客一起為非作歹,而寒冷的御鷹巢山上卻依舊有執著於良心的員工陪伴傷心欲絕的家屬祭山,如此鮮明強烈的對比,無法教人不對如此不可逆之世道感到喪氣。

文章標籤

李穆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undefined

令人心情沉重的《御巢鷹山篇》,再配上當年釋出的黑盒子錄音,近期大概都不敢搭飛機了。閱讀的過程中,感覺自己被極大的矛盾拉扯著:看到罹難者家屬於事無補地對著國民航空的輔導員慟哭、辱罵、冷落,將發洩當成是支撐他們情緒的樑柱,不禁懷著罪惡感同情起這些被體制推到前線承受一切、無能為力的基層員工;賠償金的談判又掀起了人性詭譎的另一波高潮,輔導員動輒以算式換算人命的價值固然令人反感,然而看到嚷嚷著「不是錢的問題」的某部分家屬得知賠償金價碼後,卻又變了嘴臉:「我親人的生命只值這些錢?!」甚至私底下展開了爭奪賠償金大戰,在在令人僵硬窒息;在黑盒子錄音的影片下,有人留言道:「他們奮鬥到最後一刻,辛苦了。」然而當年的調查卻顯示,這起空難不只是維修上的失誤,機長也有缺乏情緒穩定與領導力的責任,難辭其咎……種種的對立與矛盾之糾結,都使人不敢妄下是非對錯,或許正如那位奇特的公述人在聽證會上的發言「殺人的是日本的山。」所暗示的,真正該被革新的,是整個包含需求鏈、供應鏈、以及所有負面人性的體制。

文章標籤

李穆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